您所在的位置:百豪门户网站>教育>沙俄时期失败的古典中学教育

沙俄时期失败的古典中学教育

2019-11-10 19:03:17 · 作者:匿名

2019-10-19 01:45 Oleg yegorov

革命前,俄罗斯教育对每个人来说仍然不是一种“奢侈品”。

[环球时报综合报道]谢尔盖·阿克萨科夫(sergey aksakov)(1791 -1859),一位剧作家,也是古老贵族阿克萨科夫家族的后裔,对他进入喀山古典高中的第一印象描述如下:“哦,我的上帝,这太恶心了!”Aksakov在他的回忆录中详细列举了困扰学生的事情:房间里很冷,黎明前起床,早上争吵,甚至争着去洗手间,祈祷快点走,食物很少。当时学生的生活条件确实非常艰苦,但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,他们的生活条件与阿克萨科夫1801年入学时相比有所改善。尽管如此,任何一所古典中学的学生都认为自己比绝大多数中国人优越。

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教育。直到1917年布尔什维克掌权后,俄罗斯才开始普及教育。在整个帝国,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甚至不会读或写。根据1897年俄罗斯帝国第一次人口普查的数据,三分之二的人口是文盲。当时,七年制的古典中学被认为是最好的教育机构,来自最富裕家庭的孩子——贵族、富裕资产阶级和最成功的平民知识分子(城市知识分子)一般都在这里上学。普通人只能去一些地方学校或真正的高中,通常只能从古典高中直接进入大学。

上古典中学是有经济条件的,但并不特别苛刻,即每年学费约为25卢布,相当于工人一个月的工资。专论《俄罗斯帝国时代的学校史》的作者阿列克谢·吕布钦(Aleksey lyubzhin)说:“当局提议提高学费,以提高门槛,阻止贫困家庭为他们的孩子铺路。”1887年,政府甚至通过了一项“平民儿童总法令”,建议古典中学不要接纳来自贫困家庭的儿童。当局担心贫穷但受过教育的人会在这个国家引发一场革命。他们的担忧最终得到证实。铁的纪律对于那些有幸进入古典高中的人来说,艰难的时刻很快就会到来。在19世纪初,体罚仍然很普遍,犯错误的初中生会受到树条纹的惩罚。作家pavel zhasodimskiy说:“树木惩罚将永远是我们学校最黑暗的一页。没有一个像山羊一样被树鞭打的学生培养出有用的才能,后来他们变成了酒鬼、好色之徒和无耻之徒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树刑的使用越来越少,并于1864年在宪章中被正式禁止。值得注意的是,当宪章草案分发给外国同行时,英语和德语教师感到愤慨,并表示体罚不应废除。可以说,俄罗斯学校在人道主义方面领先于欧洲国家。

19世纪另一种流行的惩罚形式是单独监禁。对于特别严重的不当行为,如打架或试图将烟草带入学校,犯错误的学生将被关在没有窗户的空房间里至少5个小时,最长可能是16个小时。

在古典高中校园里,学生必须穿校服。在任何情况下,他们都不能玷污“校服的荣誉”,自由时间也是一样的。女子古典中学和女子学校(当然与男子学校分开)受到一些更严格的监管。历史博士瓦列里·克鲁日诺夫(Valery kruzhinov)说:“禁止女生古典高中学生晚上8点后出门,坐在商店旁边的长椅上,去电影院,参加军事俱乐部节日派对。“即使去剧院也需要许可。信仰上帝与拉丁古典中学在教学中具有意识形态的强制性。学生必须忠于皇帝和宗教,所以国歌“上帝保佑沙皇”应该在上课前演奏。神学也被认为是主要课程之一。克鲁列诺夫说:“每个年级都应该学习,不仅要履行道德义务,还要发挥思想功能。“此外,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他们的信仰。1829年,一项命令要求根据学生的宗教信仰任命神学教师。但是拉丁语仍然需要死记硬背,没有人能逃脱。中学被称为古典中学,因为它非常重视学习古代贵族的语言拉丁语和希腊语。如果希腊语最终被列为选修课,拉丁语是所有人的必修课。

这种胁迫不是很有效。学生们不喜欢拉丁语,但是神学让他们更加怀疑。安德烈·谢韦勒夫(Andrey shevelev)在他的文章《圣彼得堡古典高中学生亚文化》中说:“回忆录证明,如果在19世纪上半叶有许多虔诚的古典高中学生,那么从下半叶开始,学生们就开始放下勇气去教堂祈祷和其他借口离开或违反斋戒规定。”

古典中学严格的校规并没有促使学生成为忠于皇帝的奴隶。许多古典中学的学生和大学生支持20世纪初的革命。

本文发表在《环球时报》专刊《透视俄罗斯》上,其内容由《俄罗斯日报》提供。

责任:赵建东

未经huanqiu.com在万维网上的书面授权,严禁复制版权作品。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秒速彩票投注 杏彩 云南11选5投注 北京快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