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百豪门户网站>时事>霍英东次子霍震寰:“颜色革命”在香港不可能成功

霍英东次子霍震寰:“颜色革命”在香港不可能成功

2019-12-01 19:23:02 · 作者:匿名

香港的政治动荡持续了四个多月。骚乱下一步会走向何方?这对香港的长期政治和经济发展会有甚么影响?考虑到这些问题,环球时报-环球网记者最近采访了香港NPC代表霍振寰、霍英东的第二个儿子兼霍英东集团首席执行官。

霍振寰接受专访

《掩蔽禁令法》生效后,你如何判断香港的形势趋势?

霍振寰:在《屏蔽禁令法》实施后,街头暴徒在短时间内强势反弹,暴力程度上升,这让许多反对党认为他们走得太远了。例如,13日,激进的示威者割断了警察的脖子。这似乎不可思议。有多少仇恨?因此,参加示威的人数减少了。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逐渐意识到香港的和平与理性精神已被摧毁,并愿意坐下来解决问题,从而改善情况。另一方面,我也希望政府能在各方面加强行动。首先,它应该加强沟通。其次,警察现在压力很大。政府可以协调更多的部门来支持警察。

你认为这次骚乱在香港暴露了哪些长期和根深蒂固的问题?

霍振寰:首先,我们的教育存在严重问题,导致一些年轻人对国家怀有强烈而难以置信的仇恨。当时,英国政府一直压制香港人对中国的理解。今天,许多年轻人仍然没有客观正确地理解中国。20世纪70年代我去了中国大陆,目睹了这个国家这些年的巨大发展。中国人民的幸福与几十年前完全不同。当然,中国有其不完美之处,但我相信这一代中国人是最幸福的。同时,香港媒体也有问题。有时不负责任的言论自由会导致无法充分反映事情的真相。有些人盲目地认为西式民主是最好的方式。

从经济和社会角度来看,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和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后,香港与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一样,贫富差距日益扩大。加上网络社交媒体的兴起,年轻人的性格也变得更加“自我”。一些年轻人觉得他们的未来没有希望了。香港的经济发展是好的,没有任何好处,所以如果崩溃了,也没有任何效果。这就是他们愿意“拥抱投机”(最终走到一起)的原因。目前,有许多年轻人不愿意做的工作,例如建筑工人和船工。治疗实际上很好,但相对来说很难。我认为一些年轻人已经失去了斗志。

反对派和示威者声称,他们走上街头是因为他们不满意香港的民主水平。你认为他们的声明怎么样?

霍振寰:我不认为西式民主完全适合香港。香港的民主进程需要认识到一个前提,即香港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,而是中国的一个城市。当然,我们选出的行政长官必须得到国家的承认,否则只会对香港不利。事实上,在2014年,我们有一个非常适合香港的普选计划,但可惜由于全中国人民的反对而流产。

我认为我们需要对香港民主进程中的“一国两制”有更好、更全面的理解。目前,我们更重视“港人治港,高度自治”,但对于如何在“一国两制”下扮演角色,我们却想得较少。因此,我认为有必要推动《基本法》第二十三条的制定,承担起保护国家安全的责任。香港不能成为外国渗透影响中国安全的“棋子”。虽然在当前的骚乱中,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外国势力的影子,但我想说的是,“颜色革命”在香港和中国绝对不可能成功。

环球时报-环球网:如果社会动荡持续,它将对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商业大都市的地位产生什么影响?

霍振寰:金融中心最重要的是稳定,否则投资者将失去信心,这将导致资本外流和人才流失。在过去数十年,香港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它可以吸引世界各行各业的人才。我认为如果动乱持续很长时间,许多人可能会选择移民。那么,香港将如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呢?你知道,有很多城市想取代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。新加坡愿意承担这一角色,伦敦也在为此奋斗。我们必须毁灭自己吗?

改革开放之初,香港是“亚洲四小龙”之一,大陆经济仍然十分落后。40年来,上海、深圳等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了香港。你如何看待这些变化?

霍振寰:上个世纪,香港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新加坡,但近年来增速有所放缓。新加坡的经济不仅赶上了我们,而且隔壁的澳门也在迅速发展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,我们为政党斗争和所谓的“民主”斗争投入了太多精力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香港的土地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不想解决,而是在填海方面,有些人会以环保为由反对,而征地会遇到种种困难。

相反,这些年来我在大陆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。我参观了北京新大兴机场。如此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只需几年时间,而在香港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。香港应该学习内地的勇气和精神。

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 快开彩票平台